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面包店(小小说)

2020-08-27 11:20:57 来源:w88日报

□詹恩

单位附近新开了一家面包店,店不大,装饰得很精致,清新、古雅而又不失现代,柜台天天都放着一束鲜花,老板是一个同我女儿一般大的年轻少妇。

少妇个子不高,娇小玲珑,性感的嘴唇,亮亮的眼睛带着几分忧郁,瘦小的身影一直忙碌着。

那天,我匆匆走进面包店,想买个面包带去办公室吃,走进店,店里正放着一首纯音乐《故乡原风景》,声音不大不小正合适。音乐充满禅意,如莲花之清净不染,让人感受到一种无以言喻的缥缈的美,让人感觉仿佛是在体悟一种来自灵魂的声音,在轻叩着灵魂深处那妙不可言的悸动情愫,让人深深地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哀伤,不知何起,却挥之不去,带着几分人世的沧桑感和寂寥感。一家面包店放着如此高雅的音乐,我忍不住多看了年轻老板几眼。

面包店的面包一直变着花样,从面包的形状到面包的颜色,弄得不是很喜欢吃面包的我也天天到这里来买不同的面包做早餐。这几天老板做了一系列的卡通面包摆在店门前,各种动物做得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引得小屁孩们看的看,买的买,嬉闹声传过几条街。

我想年纪轻轻的老板不但心灵手巧,还蛮有经济头脑的。我忍不住再看了年轻老板娘几眼。

放了几天假。假期结束后,去买面包时,发现面包店内弄了个吧台,吧台侧面摆有咖啡、果冻、现榨果汁等。是啊,马上是夏季了,在空调吧台里喝上一杯凉品也是一种享受。我又忍不住看了看年轻的老板。我想,我女儿这么能干就好喽。

之后,有空我会去面包店里面的吧台喝喝咖啡。咖啡品质不错,就是泡得不怎么样,所以老板忙的时候我自己来泡,老板也不计较,随我泡多泡少,随我在那里待多久。

喝一杯热咖啡,听一首《风居住的街道》,看围着卡通面包嬉闹的小屁孩们,也是一种午后的享受。

日子就这样流逝着。

一天,在单位加班,完成时已是午夜。虽累,却没有睡意,于是在午夜里溜达溜达,夏风习习,吹得人特别舒服,街头街灯明亮,照得两旁的树木格外碧绿,无人的街道显得格外宽阔。一个拐角,一辆车内闪烁着微弱的亮光,透出一阵一阵的音乐声,车上的男人双手捂脸,耸动着肩膀,在哭。我想,午夜的街头,放着音乐在车内大哭,是何等的委屈,何等的痛苦啊。又一个拐角,一个女人蹲在地上痛苦地吐着,一股酒臭味飘浮着,吐后的女人也在压抑地痛哭着,女人啊,你刚刚又经历了什么?

我像是窥见了什么秘密,瞬时失去了溜达的兴趣。往回走,经过面包店时,发现店里仍有微弱的灯光,玻璃门内传出一阵阵歌声,那是一首新歌,男歌星磁性的嗓音里满溢忧伤:

忘了吧,那风吹和雨打

忘了吧,我满眼的泪花

忘了吧,这心痛的挣扎

忘了吧,我们曾经说过的话

忘了吧,这爱情的虚假

忘了吧,把承诺都放下

不要再追问,我无力回答

彼此挥手,远走天涯

⋯⋯

隔着门依然能看见一个少妇趴在桌子上,肩膀一纵一纵地起伏着。又是一个哭泣的女人。歌声盖住了哭声,少妇哭得有多伤心不知道,但那忧郁的歌声没经历多重的磨难是唱不出来的。

午夜的街头,几个拐角几个伤透心的人儿,我不敢靠近,更不忍心打扰。我突然很想念我的妻子。那夜,我没留宿宿舍,而是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到家里,看妻子睡眼蒙眬而惊愕的表情,我感到特别幸福。

某天,面包店门口吵闹声骤响,一个女人的骂声响彻天空,细细一听,是为了一个男人。少妇则一声不吭地在店里弄着面包,只是脸色不好看。看到少妇不理不睬、熟视无睹的样子,女人的火无处发,便愤怒地拿起棍子把面包店砸得稀烂,骂街声玻璃破碎声货架倒地声乱成一片,少妇躲在一边嘤嘤地哭着,显得尤为瘦弱而孤单。

后来,面包店关门了。

再后来,面包店又装修了,老板还是那少妇,装修的风格还是以前的风格,只是更加的精致。

面包店又正常经营了。店里除了少妇,还多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。我开始不太愿意相信这是少妇的女儿,毕竟她太年轻。然而,女孩叫她“妈妈”。面包店里面的一个角落里,也多了一个小小的画板。小女孩天天在那里画画,画风简单,画意深远,颜色搭配艳丽,小女孩画画还是挺有天赋的。此刻的少妇就会骄傲地说:是很有天赋!

骄傲之后却又总是带着莫名的自嘲的笑意。女人,总是让人看不懂。

偶尔见一个男人来面包店帮忙。男人高高壮壮,戴着一副眼镜,斯文而健壮,与娇小玲珑的少妇亦般配。我猜想过里面诸多故事,但也只是猜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不便问,也不想问。

日子如常,我也照常偶尔来店里喝喝咖啡,吃点点心,只为享受凉凉的空调,如水的音乐。此刻一曲《弥陀心印》响起,音乐中晨钟响起,铃声清脆,笛箫声声,清宁恬静,琴音缱绻,我仿佛在乐声中漫步于万古经卷中。

红尘里,谁又不是把眼泪藏在午夜流?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女儿的名字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